汶川地震11周年:永远的大英雄


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,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.0级大地震,刹那间地动山摇。

一晃已经11年了,可当时的场景却还历历在目。

那时的我还在一所小学读书,由于没有午睡的习惯,在大多数同学都在休息时,我和另外几个同学在自己的座位上各玩儿各的,看小说、画画、补作业等等。

我后面的同学由于前一天崴了脚请假了,而我旁边的家伙睡得死沉死沉的。

突然一阵响声,像是楼上的学生们集体在原地踏步一样,紧接着房屋开始晃动,仿佛喝醉酒一般,大家开始躁动,都在疑惑这是什么情况!

原本还在午睡的同学们被我们吵醒,他们也很疑惑,由于缺乏相关知识和经验,没人知道这是地震,也没人知道现在的处境很危险。

每天午睡由当天的值日生监管,禁止大声喧哗、禁止成群结队上厕所,在取得值日生同意后大家开始向教室外面挪动。

我的座位是靠着门口和窗户的第三排,再加上我根本就没睡觉,很轻松的跑在前面。

刚出教室就遇到我们班主任了,他急匆匆的跑上来,站在门口出大声喊到:“地震了,同学们快跑!”,然后他又急匆匆的往另外一个教室跑去。

地震?什么东西?一脸懵逼的我顾不上那么多,班主任让快跑就赶紧跑吧!

我们的教室在二楼楼梯口,刚好我又是跑在我们班前面的,那时候楼梯上的人还不多,楼梯根本感觉不到挤,只不过没有所谓的秩序可言,平日里必须遵守的“上下楼梯靠右行”也没了踪影。

一边跑一边摇,我也不知道地震是什么东西,当时脑子一片空白。

眼看着就要到一楼了,一不小心踩滑了,辛亏我下意识的一把抱住扶梯,没有时间回头看,还没来得及站稳脚就继续跑。

刚从教学楼跑出来,一块巴掌大的水泥块砸了下来,当时离我不到一米,整个人都吓傻了,在操场盯着那破旧的教学楼。

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,开始在操场上四处寻线,希望能找到一个认识的人,这样心里也会安心一点。

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,一名男子被两个老师抬着往学校食堂方向走去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,仿佛一尊佛像一动不动。

我知道他是谁,虽然没有像往常希望手里拿着老式电视机天线,虽然弄丢了眼镜,虽然大腿以下的肌肉组织已经脱离了身体,虽然与他没有任何交谈。

他被两名老师安置在学校食堂的屋檐下,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,像极了看破红尘的绝类弥勒。

我盯着他看了好久,不敢上前与他搭讪,也不知道他此时是否会与我交谈,我只是默默地盯着他。

他是我堂弟的班主任苟晓超,他是那个刚当上”老公”十天的男人,他是平日里学生们的大哥哥。

没过多久,救护车来了,那个男人被抬上了救护车送走了,直到救护车离开视线的那一刻,我脑子里都还是他那血淋淋的双腿,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,可一切是那么的真实,那么的触目惊心。

忽然我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醒,是我那年迈的奶奶,背上还趴着我刚满一岁的弟弟,我从她脸上看到了恐惧,看到了焦虑,也看到了绝望。

“你看到XXX了吗?”

“我也没看到他,他还没出来吗?”

“听说3楼塌了,有学生还被压在那下面,你在这儿看着你弟弟,别瞎跑,我过去找找。”

我再一次感到恐惧,那种有史以来从未体验的恐惧。

仅仅只比我小一岁,从小与我形影不离,也经常因为小事打架的家伙,真害怕失去他。

我抱着一岁大的弟弟在操场上四处寻找,希望他是在哪个角落里躲着,希望他平安无事。好像人着急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很慢,我不知道我在操场上绕了几圈,感觉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,而我却一无所获。我被一个熟悉的老头儿一把抓住,“你爷爷在找你,你弟弟找到了,你有没有看到XXX啊,他出来了没有?”,我回答道:“他跟我一起出来的,但是现在不知道在哪里,你放心吧,他没事儿”,那个老头儿是我同学的爷爷,大概是听到地震的消息了,急匆匆的赶往学校,头上还残留这黄豆般的汗水。

等我看到我弟弟之后,心里的包袱一下子就没了,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。此时我妈妈和爷爷已经返回坍塌的教学楼中,试图救出其他被困的孩子们。

没过多久,我堂弟和另外几个受伤的学生被送往医院,但和救护车一同前来的确实关于苟晓超老师的噩耗。那个帅气的男人在送往医院治疗的途中因失血过多而离开了人世间,从旁人口中得知他返回事故现场多次,最后一次出来的时候不幸被掉下来的水泥板砸中,但他还是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那个学生的安全。

通过大家的不懈努力,40余名学生全部被救出,2名学生失去生命体征,操场上的人群也逐渐散去,只剩下学校老师和村干部,还有那2名学生的家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,多次劝说无效,无奈只能让他们发泄心中的悲痛。

地震后的半个月仍然余震不断,家家户户心惊胆战不在住在屋里,都在空地上搭建了捡漏的帐篷,早上醒来被子几乎都被露水浸湿了。

事后村书记被查出当年在修建学校时,教学楼3楼曾有偷工减料的嫌疑,据说在法庭上装疯卖傻躲过一劫,在外省的工地上做了2年才敢回家。那个村书记我也很熟,他是我一个同学的父亲,偷工减料这件事我不评论,毕竟村干部的工资真的挺低的,不捞点油水养不活家庭,虽然他有污点,不过这些年也为村上、为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儿,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吧。

天灾人祸这东西真的摸不透,在地震发生的前几个月我们就发现有大批小青蛙(与其说是青蛙倒不如说是癞蛤蟆)成群结队的往同一个方向迁移,被路过的车上碾碎的也不占少数。还有不少人在闲谈之际说起此事儿,但没人意识到地震的来临。

11年前那个帅气的男人,如今只能靠搜索引擎才能找出他的资料,时间也逐渐吞噬了他在我脑海中的模样,但我每次听人提起地震就觉得鼻子一酸,不禁想起他。

时隔11年,如今看到汶川地震的消息时眼眶瞧瞧湿润,看着那些抗震英雄,他们和普通的苟晓超老师一样伟大,是他们不惧危险换来了他人的重生,是他们用卑微的力量与

感谢那些英雄,感谢每一位帮助过我们的人,他们都是英雄,都值得被尊敬。

LEAVE A REPLY
loading